AD
首页 > 曝光台 > 正文

政府还有涨价这职能?小伙伴们都惊呆了

[2015-08-10 10:33:31] 来源:财若财经 编辑:付平琴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8月7日上午,在郑州市召开的水价调整听证会外,许多媒体记者被阻拦入场,他们甚至还出动了特警。如此森严的戒备下,里面到底讨论了些什么?当记者得知,涨价是政府的职能这一雷人概念的时候,终于知道,为啥要用特警阻止记者入场了,怕把媒体都给雷晕了吧?

  “涨价是政府的职能”,此话一出,舆论哗然,活了这么久,信了这么久的党,居然不知道政府的职能就是涨价啊!还以为政府的职能是为人民服务呢!如此雷人的言论不是出自不经世事的菜鸟之口,而是出自物价局副局长之口。

  这副局长简直自带自黑技能啊!这是要火的节奏吗?如果不是有视频为证,小编还真会以为这是标题党以讹传讹呢!

  那么问题来了,涨价到底是不是政府的职能呢?当然不是。价格是由市场决定的,这一概念想必每个高中生都知道。如果对涨价是政府的职能这句话做些延伸,我们可以理解为,对涨价在内的水价调整进行监督检查,对价格听证的依法组织是政府职能,还说得过去。

  可是在闭门听证会这个节骨眼上,你单纯地把涨价归结为政府的职能,这不是典型的花样作死么?

  如此言论一出,难免被认为是给涨价背书,或者说是用“政府职能”来掩盖不合理涨价的正当性危机。这句缺乏常识的表述,到头来,很容易被解读为:原来涨价就是政府职责所系,它搞听证,就是默认了涨价选项,排除了降价的可能。果真如此,听证无异于走过场,只是盗铃前的掩耳,其意义又何在?

  不少人听了这句话后调侃,这句话道出了听证会的真相:所谓听证,很多时候只是听涨的代名词。

  尽管说,在自来水公司基于水处理、水运输成本增加等原因提出调价方案后,物价部门该做的,是弄清楚其成本构成和利润空间,严格执行听证制度。可现实中,基于自来水公司与政府未剪断的利益脐带关系,许多本来旨在保障公众参与权、监督权的听证会,异化成了涨价决策会。

  有些听证组织者为了决策能顺利过关,在社会代表人数设置及人选确定上做文章,排除不同声音,人为造成意见雷同,方案高票通过。

  如果说,以往很多听证制度走样,都是以“说不说是你的自由,听不听是有关部门的自由”的形式呈现,那郑州此次水价调整听证会,就连这底裤都脱掉了:它非但将旁听者拒之门外,还对作为向公众传递信息并监督政府履职的社会公器的媒体,进行人为封堵,俨然如临大敌,这难免引人遐想。

  而19名代表都同意涨价的结果,也与公众揣测形成了逻辑上的闭环。一句“涨价是政府职能”,又捅破了这场煞有介事的听证“表演”的本质。

  不只是水价,逢听必涨,在电价等涉及公共利益的领域都很常见。太多听证会架空社情民意,成了“论论涨价合理的表态会”。民意代表系由政府价格主管部门委托消协推荐的御用之“托”式忽悠,也屡被曝光。

  听证会,听出了涨价意图,还听出了“涨价是政府职能”的奇葩言论,也算是长了知识。此前早就有人呼吁:要在听证组织的职责、听证主持人的确定、听证人员名单形成与挑选、听证程序制度、听证笔录运用、听证责任追究等方面建立健全相关法规,包括明确听证代表人选确定主体的责任,如果公民代表人选确定程序不公开、不透明,应当以听证程序违法为由,重新组织听证,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。

  如今看,很有必要。事实上,对于郑州这场听证会,当地人大还应该出来监督审查其合法性。

  “涨价是政府职能”,听证成掩耳盗铃,这是对听证制度的亵渎,它损害公众权利的同时,很难不让涉事部门乃至政府的公信力遭重创——某种程度上,涨价畅通无阻是小,政府声誉透支、公信蒙垢,才是大,以小易大注定得不偿失。

  其实,听证会一直以来做的事情,我们都心知肚明,只不过这次这位仁兄一语道破了天机,把听证会的丑陋面孔曝光在了大家面前。但是即使曝光了又能怎么样呢?听证会从前什么样,以后还是什么样。可能连这位缺乏常识的副局长都不会受到什么惩罚。

精彩看点